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山的博客

珍惜友情!经常交流 永远相伴!愿我们的空间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法国新当选总统反美反俄反英 为何就是不反华  

2017-05-09 08:02:03|  分类: 时事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之前,大概没有人知道马克龙是何许人也。

  年仅39岁的他不仅从政时间极短——仅仅当过两年零三天的经济部

长,也没有竞选过公职,自然也没有作出什么惊人之举。如果说西方是

通过漫长选举过程来考验和选拔人才的话,那么他连选举也是第一次。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党机器、没有基本盘、也没有经验和政绩的政

坛小鲜肉却创造了第五共和的空前历史。

法国新当选总统反美反俄反英 为何就是不反华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非常之事必有非常之因。可以说偶然和运气是他获胜的首要因素偶

然因素是指一直领先的传统右派候选人菲永突然爆发“空薪门”,从而

被淘汰。菲永10年前开始做总理,整整五年期间都没有人去曝光这个丑

闻,由此可见曝光者是多么的有远见和有定力,早就知道他有一天会竞

选总统。

  运气则是指,从技术角度讲,马克龙因缘巧合进入第二轮后,他遇

到的竞争对手非常幸运的是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

  国民阵线是以反全球化、反自由贸易、反外来移民而著称的法国极

右政党。虽然这个政党得到的支持越来越高,但仍然无法超过50%。假

如法国采用台湾式的单纯一轮绝对多数胜选制,国民阵线早就成为执政

党了。但戴高乐总统设计的两轮选举制确实有先见之明,一再成功地将

极右政党排除于权力中心,并形成一个“国民阵线规律”:谁和它在第

二轮对决,就一定成为总统。

  可以说,马克龙之胜,是偶然因素加运气的结果。假如进入第二轮

的不是勒庞,马克龙笑到最后的概率并不高。

  当然历史的偶然背后则往往是必然规律。马克龙创造的政坛奇迹,

根本原因还是时代使然,可以说是时势造英雄。

  自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法国就有了欧洲病夫的“美名”,甚至

2012年被《经济学人》直斥为欧洲心脏地带的定时炸弹。其在全球的地

位可从当前的叙利亚危机中美方的反应得到充分的显现。总统特朗普仅

打电话给两位女性:英国首相梅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而完全无视法国的

存在。

  法国第一轮投票时我正在美国观察特朗普百日新政,却也意外地从

另一个角度看到法国的衰败:在美国几乎看不到法国的存在,如果不是

选前巴黎发生恐怖袭击,简直连一篇报道都找不到。投票当天出版的报

纸,没有一个关注法国大选。我去了华盛顿多个书店,也几乎找不到有

关法国的书籍,不管是政治、历史还是文化。后来找到一本巴黎旅游指

南,书中醒目的提醒游客一定要当心自己的钱包和物品——因为小偷实

在活跃,同时避免太晚乘地铁。

  其次,则是传统左右两大政党均采用党内初选的制度有关。

  社会党是2012年第一次采用党内初选。结果选出一个非常无能的奥

朗德。2017年,社会党第二次通过党内初选的方式产生候选人,结果竟

然是社会党的造反派人物阿蒙。令人称奇的是,没有人格魅力、能力也

不突出的阿蒙不仅得不到中间选民的支持,甚至也得不到本党选民的支

持,第一轮选举得票率仅为屈辱的6%多一点,大多数社会党的选民都投

到了极左派梅朗雄一边。社会党的许多大佬如前总理瓦尔斯、现任国防

部长勒德里昂,都公开支持前进党马克龙。但问题是何以这样的候选人

就能赢得党内初选,从而使得社会党完全丧失了一搏的机会?

  当然即使社会党用过去党内精英协商的方式选出合适的人选,也由

于受累奥朗德执政不力,未必能赢。但当右派共和党也采用党内初选的

方式之时,却直接导致了不应该的败选。

  法国第五共和历来就是左右两大党轮流执政,其他小党根本没有机

会染指。既然奥朗德五年令人失望,那么谁成为右派的候选人谁铁定胜

选。所以当菲永赢得党内初选时,其民意支持率高居榜首。然而,但菲

永发生“空薪门”丑闻之后,党内初选制度的弊端就一下暴露无遗。

  当菲永“空薪门”导致其支持率大幅下降时,许多人都有这样的疑

问:为什么共和党不能临阵换将?为什么菲永坚持不退仍然有其正当性

?毕竟以共和党盘根错节、雄厚的实力,党内更是人才济济,只要派出

一个没有丑闻的政治人物,仅凭其基本盘就能进入第二轮,在面对勒庞

时,自然战而胜之,重新执政。民意调查也同样证明,如果共和党初选

失败的于贝出马竞选时,将和勒庞一起进入第二轮。如果这样的话,马

克龙岂能创造历史?

  这是因为党内初选披上了民主的神圣外衣,只要候选人坚决不退,

谁也不能强行取而代之。否则,要么造成党内分裂,要么新的候选人缺

乏正当性,依然是败选。2016年国民党就有前车之鉴:也是第一次采用

党内初选的方式产生候选人,后来临阵换将——台湾之所以能换还是和

中华文化重结果轻过程有关。但尽管如此,最终则是惨败,连立法机关

也是输了个干净。

  所以对于法国这种传统的老牌西方民主国家,即使明明知道菲永不

可能胜选,但顶着民主光环的他如果不主动退选,谁也无奈其何。假如

共和党仍然像过去一样采用党内精英协商的方式,不管是哪个候选人出

马,只要发生丑闻,都可能被更换。

  西方民主发展到今天,依然能看见《竞选州长》的影子(看看2016

年美国大选之丑陋)。对利益的激烈争夺把本应该是政策和能力的竞争

变成丑闻之争、比烂之争,人身攻击和抹黑成为选举的主要手段。各方

都希望在最后时刻用丑闻一剑封喉,结果就是有能力的人要么不出来选,要么就折损于选举过程中。如果再加上党内初选的神圣光环,则必然导致

菲永现象成为常态。

  所以这一次法国大选最荒唐的一幕就在于: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只有

7%的支持率,但却不能将他换下马。菲永受“空薪门”打击,胜选已无

可能,但却仍然可以继续选下去。结果自然是不搞党内初选的国民阵线

和前进党双双进入第二轮。如果不搞党内初选就是不民主,搞党内初选

就是民主,但何以不民主最终战胜了民主?

  第四,则是马克龙的个人特质。

  马克龙虽然是政治素人,但他本人面目清新,从政短没有污点。尤

其重要的是他脱离不得人心的社会党而独立参选之举,与传统政治人物

划清了界线。

  应该说,面对一个既没有经验也没有强大政党支持的候选人,民众不会不明白选择他的风险。比如他无法赢得国会选举,立法和行政的对立势必长期存在。但民众实在是无法再忍受下去,也实在是不相信传统政治和这套制度。

  可以说民众对传统政治人物的失望、马克龙局外人的清新“小鲜肉”形象,是他创造历史的另一个因素。

法国新当选总统反美反俄反英 为何就是不反华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马克龙的妻子曾是自己的法文老师

  最后需要说的是,马克龙赢得大选对中国的影响。

  在所有候选人当中,马克龙可以说是对中国最为友好的。这既和他

对中国的看法有关,也和对中国的需要有关,但更重要的是由于他的政

治理念,也将迫使他不得不向中国靠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