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山的博客

珍惜友情!经常交流 永远相伴!愿我们的空间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以人民的名义曝光官场黑幕,揭秘升迁谋略与智慧:情色、贪腐、权斗,步步惊心!  

2017-04-23 07:25:15|  分类: 时事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人民的名义曝光官场黑幕,揭秘升迁谋略与智慧:情色、贪腐、权斗,步步惊心!
 


以人民的名义曝光官场黑幕,揭秘升迁谋略与智慧:情色、贪腐、权斗,步步惊心!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晚上九点,产权股的杨定伸了一个大懒腰,终于搞定了。局班子最近决定,抽调产权股一名工作人员到政务中心的窗口。他和以往一样,不停的加班,扩大自己对股里业务工作的影响力。


  自己没关系,没背景,如何才能不被下放,杨定想着,一边缓缓从三楼的产权股走下去。

  走到二楼时发觉有些动静,声音是从局长张天河办公室里传来的,粗旷夹杂着销魂。

  杨定紧张起来,这是什么声音,办公室里居然有男女偷吃“禁果”!

  杨定靠近局长办公室,小心翼翼的听着,太刺激了,这不是杜佳妮和局长张天河的“合唱曲”还会是什么!

  杨定头部发懵,杜佳妮是产权股的副股长,今年二十九岁,是个离异无子的少妇,局里无数男性同胞梦中的侵犯对象。

  杜佳妮和张天河有暧昧关系大家都有所耳闻,但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的眼皮下,听到两人又累又满足的声响,还是有种深深的震撼。

  慢慢的,房内声音减弱,一阵喘息后,张天河那一把手霸道的声音传来。

  “佳妮,你们股里派去窗口的人员选定了吗。”

  “呵呵,还用选吗,除了杨定还会有谁,那个傻小子,以为多做些活儿便可以留下,太天真了,有能力固然重要,但有关系才是最重要的。不过天河,我们股的工作确实很忙,杨定走了人手真不够用。”

  “马上就有人分到你们股里,下周就到,她是……”

  “天河,你好讨厌啊,现在什么时候呀,还谈什么工作,快,咱们换个姿势。”

  两人的对话令杨定内心愤怒起来,妈的!你们全都当老子是傻瓜吗,什么都要拼关系,这个社会怎么了,这些人都怎么了。

  杨定寻思:冲进去以后便有两种日子等着自己,一种是抓住领导把柄,在局里过着风生水起的日子,另一种是被张天河暗中除掉,难不成张天河还敢杀人灭口。

  拼了!杨定悄无声息的拧开了门锁。

  办公桌上的台灯昏昏亮起,杜佳妮此时正坐在张天河腿上,长发乱蓬蓬的随着脑袋左右摆动,还有更甚,杨定已经无法直视。

  张天河坐在老板椅上抱着杜佳妮,这个女人真是个妖精,比张天河家里那个黄脸婆好十倍不止,细腻光滑的肌肤,身材一流。

  “啊!”杜佳妮眼前突然出现一道人影,放声大叫之后急忙蹲在了桌下,捡起地上的裙子往身上套去。

  杨定故作镇定,表情很严肃,好像眼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张局好,杜股长好,我刚加完班儿,准备离开了,看到你们也在加班儿,所以来打个招呼。”

  张天河没有理会杨定,一个劲儿地穿着衣服,不过越急越穿不上去。

  杜佳妮没有时间穿内裤和内衣,套好了裙子便从桌下站了起来,双手将乱蓬蓬的头发抚到了身后,红着脸说道,“嗯……那……杨定,辛苦了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

  杨定心里好笑,杜佳妮这个骚蹄子明显来不及穿内衣,胸前的两点印在了体恤上,与平日的高傲和严肃相比,现在的场景令杨定兴奋不已,没想到局里的第一美女居然在自己面前骚样百出,不过杨定仍然面无表情说道,“那好吧,那我不打扰了张局和杜股长了,你们也早些休息。”

  张天河穿好了上衣,见杨定要离开,马上敲了敲桌子,“等一等。”

  张天河从抽屉里拿出一条软包装的天子香烟,“杨定,拿去抽,平时工作辛苦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好好儿干,我非常看好你。”

  杨定不客气的拿起了香烟,意味深长地看了张天河和杜佳妮一眼,仿佛在说,你们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要我守口如瓶,那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呵呵,谢谢张局,那我先走了。”太令人兴奋了,因为加班居然发现了局长和副股长的“犯罪”证据。

  杨定离开以后,张天河里的紧张消除了,但是多了一个心结,大声说着,“哼!你看看你,非要在办公室,现在好了吧,被人拿住把柄了,老子被你害惨了!”

  杨定却在家里想了整整一晚,到产权股一年时间了,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道真像杜佳妮讲的,能力几乎一文不值吗,后台背景就那么重要吗?

  什么最重要?杨定有自己的理解,也许从明天开始,自己不仅有能力,还有背景了,张天河和杜佳妮谁敢不来讨好自己?

  杨定越来越兴奋,美女和权力,别人可以拥有,自己也可以拥有,借着自己手中的把柄,一定要混得顺风顺水,出人头地,杜佳妮这个骚蹄子,早晚老子也要尝尝味道,把她骑在身上任意蹂躏。

以人民的名义曝光官场黑幕,揭秘升迁谋略与智慧:情色、贪腐、权斗,步步惊心!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在一番自我满足以后,杨定渐渐的进入了梦乡,燃眉之急已经不再是杨定的难题,派去窗口的人怎么也不会轮到自己头上来。

  第二天杨定准时来到办公室里,还没有坐下,对面桌的老大妈刘芬又开始生事儿了。

  “小杨,去局办拿个文件。”

  杨定左耳进右耳出,刘芬老大妈你可别太过份了,仗着老公和王强有些关系便在股里指手画脚的。

  杨定看了一眼刘芬,“刘姐,真不行,我手里有事儿,你去吧。”

  刘芬真没想到杨定居然敢说“不”,威胁起来,“小杨,我只是传达一下杜股长的话,听不听随你的便。”

  杨定仔细想来,杜佳妮今天根本不会安排自己做事情,她没这个胆子,刘姐一定又在假传圣旨了,杨定吹起了口哨,没有丝毫准备起身的样子。

  杜佳妮像一阵风一样进了办公室,手腕挎着一个高档的香包,左右看了看,“刘姐,我马上出发,文件呢。”

  刘芬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杜股长,我刚才有事儿没走开,不过我让小杨帮我拿一拿,他让我等几分钟。”

  刘芬一下子把责任推给了杨定,是杨定导致她没有及时拿到文件的。

  “刘姐,这件事情是我安排给你的,你为什么让小杨帮忙,小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马上去拿,然后在院里的停车场等我。”

  杨定对着杜佳妮神秘一笑,识实务者为俊杰,杜佳妮果然是能伸能屈。

  连着两天,刘芬和付大伟都看出了端倪,杜佳妮对杨定的态度转变了!

  房管局三楼通往二楼的楼道间,王强突然哼了一声,“杜股长,这个杨定最近怎么回事儿,越来越放肆了。”

  马上就要去分管产权股的谭局长办公室了,所以王强提前和杜佳妮通通气。

  杜佳妮并没有和王强一样“义愤填膺”,随意一笑,“王股长,年轻人嘛,没这么多讲究,成熟起来就好了,你的要求别这么高,现在局里能做事情的人毕竟不多了。”

  王强看了杜佳妮一眼,果然,这个女人确实有些不对劲儿。

  产权股能下派的人扳扳手指头也能数出来,除了两名股长,仅剩下刘芬、付大伟和杨定三人,不怕产权股办公室的人员减少,因为马上局里会来一名高材生,张天河已经决定把她分到产权股工作了。

  谭亮是付大伟的亲戚,所以这三人谭亮只在乎付大伟,他作为分管产权股的副局长,要是连付大伟也保不住,他真是枉为副科级干部。

  至于下派杨定还是刘芬谁,谭亮根本不在乎,但他心里还是有谱的,刘芬和王强有些关系,而王强又是李副局长的人,所以这次谁会悲剧根本没有悬念。

  谭亮靠在老板椅上摆弄着电脑,王强和杜佳妮进来以后,谭亮坐直了身子,“好了,今天找你们来,是商量商量下派去产权股窗口人员的事情,现在有刘芬、付大伟和杨定三个人,你们先说说想法吧。”

  王强咳了咳,首先发表意见,“谭局,产权股里的付大伟能力很强,做事机灵,业务熟悉,是个可造之才啊。”

  王强先把付大伟表扬了一番,把谭亮给稳住,然后接着讲道,“我个人建议把杨定派去。”

  谭亮点了点头,付大伟是保住了,刘芬四十几岁了,万一去了窗口,哪天更年期提前发作,还不和办事群众吵翻天。

  王强的分析和谭亮之前的想法完全相同,事实就是这样,杜佳妮应该也是这么个意思,谭亮说道,“杜股长,你的意见是不是和王股长一致。”

  要是放在前些天,杜佳妮会毫不犹豫的把杨定的名字抖出来,不过现在不同了。杜佳妮说道,“谭局,杨定到产权股一年时间,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我建议从别的股里抽调人员,刘芬调离产权股。”

  谭亮想了想说道,“既然你们两人意见不统一,那么这样,我把两个方案都向老板汇报,一切听张局的指示吧。”

  谭亮的办法折中,两边都不得罪,你们两人想保谁,各显神通,去找张天河求情吧。

  李副局长叫李家福,在局里还兼着纪检组长的职务,虽然局里并没设置常务副局长,不过李家福一向以常务副局长自居。

  “张局,在忙呢。”李家福把王强反映的事情记在了心里,主动来到张天河的办公室。

  原本以为张天河这里没有任何难度的李家福,却吃惊的发现张天河要保杨定。

  李家福很识趣的说道,“好吧,杨定的去留张局你做主,我还是希望可以考虑一下刘芬的问题。”

  李家福离开以后,张天河认真想了想,产权股里还真没有人选,杨定是不能动的,刘芬有李家福来求情,付大伟和谭亮是亲戚,看来真得从别的办公室抽调一人,产权股里还是维持现状。

  杜佳妮从隔壁办公室回来,看了看桌上忘记拿走的苹果手机,有张天河发来的一条短信:晚上七点伯森酒店包六。

  熟练的删除短信以后,杜佳妮将手机放进了包里,王强投来一个神秘的眼神她并未注意。

  趁着产权股里人少起来,王强走到了杨定桌前,小声说道,“杨定,晚上有个接待,我带上你,在伯森酒店包六,七点三十分到,别让办公室里其他人知道。”

  王强心里阴险的笑着,苹果手机就是好,有短信来了,自己就显示出来,手机黑幕前的那几秒时间,自己正好从杜佳妮桌前路过。

  去吧杨定,你注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撞见张天河和杜佳妮私会,虽然仅仅是吃顿饭,不过这尴尬足以让你调走。

  王强心里为自己这个计划得意起来,他并没有得到李家福反馈的信息,张天河是要保杨定的。

  伯森酒店是丰台县里最好的酒店之一,杨定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但已经来到了酒店的六号包间,房门是关上的,门口站着一个女服务生。

  女服务生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拧开了锁。

  张天河和杜佳妮同时看向门口,怎么是他!这家伙已经是阴魂不散了。怎么两回都让杨定给碰上了,难道他有什么阴谋吗……

  杜佳妮示意服务员将门关上,然后问起杨定,“你怎么来了。”

  杨定必须实话实说,王强想让自己撞见张天河和杜佳妮约会,不过王强失算了,自己连两人“嘿咻”都见过。

  “张局、杜股长,是这样的,王股长快下班的时候告诉我,说晚上有个接待,让我陪他参加,而接待的地点……”

  杨定简单一句话便把事实讲明了,都是同一个单位的人,是怎么回事儿大家一想便知道。

  “你就说这包间里没有人,我会收拾王强的,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哼。”

  杨定离开了包房就告诉王强,他到了地方,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王强一想,难道张天河、杜佳妮换地方了,于是告诉杨定,今天的饭局取消了,刚才忘了打电话通知杨定。

  杨定也不再多问,挂上电话准备离开,走着走着,咦,这个背景好熟悉……

  大学时为了这个女人坠入情网两年,最后因为各奔前程而分开,杨定心里一直有个结,认真想了想,应该是自己认错了人,邹海燕怎么可能在丰台县出现,她应该去外省才对。

  傻傻一笑,正准备离开,一辆大众越野车急刹在杨定面前,杨定刚想大骂时,他已经愣住了,这个开车的女人不是邹海燕还能是谁!

  邹海燕显得十分惊恐,最后挤出了笑容,“杨定……我不想再骗你了,毕业以后我也在丰台县工作,一直到现在。”

  “这他妈……他妈的是谁站在这里,把……把他给老子撵开!”

  杨定被人一掌推开了,正想发怒,面前出现了三个男人,三个烂醉如泥的醉汉,站在三人中间的年轻人,明显是三人中的头头,另外两人醉得不轻,但仍然扶着他。这个醉汉应该就是邹海燕的男人。

  越想越气的杨定冲上前去狠狠给了醉汉一拳头,“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老子最看不惯你这种二世祖!”

  醉汉也许是喝得太多,仅仅一拳他便有些站不稳了,身边另外两名醉汉一看打起来了,马上尽显狰狞,身子东倒西歪,抡起拳头就敲向杨定,慢慢的,形成三打一的局面,杨定自然被打倒在地。

  邹海燕在车里着急起来,大声喊着,“罗毅,停手,不要再打了!”

  罗罗毅转过了身子,“烂婆娘,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老子的事情,上回挨打还没舒服是吧,老子回去再收拾你,上车!”

  夏雨来袭从没有征兆,两声巨雷响过,漂泊大雨便倾盘直下。

  放纵不羁的表情缓缓出现了杨定的脸上,杨定才是本质上的转变,人生得意需尽欢,权钱女人,杨定都要握在手里,凭什么别人生来就含着金钥匙,凭什么自己要低人一头。

  三天以后,谭亮给足了王强和杜佳妮活动的时间,时机差不多了,谭亮才找上张天河。

  张天河说道,“谭局,这件事情我也是很上心的,而且人员我已经确定好了,派王强去。产权股的工作由杜佳妮接管。”

  谭亮算是听明白了,张天河是下了决心弄走王强,把杜佳妮扶正,他可不能当敢死队,“行,张局的意见我明白了,我马上安排。”

  当天下午,王强从谭亮办公室出来,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杜佳妮难掩自己内心的激动,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大家晚上都别安排,我请客。王股长……哦不,王主任,你可不能缺席哦。”

  杜佳妮邀请了产权股的所有人吃饭,一共坐了两桌,办公室加上窗口人员一共来了十八人。

  大家纷纷找寻着座位,和熟悉的人挨在一起。

  杨定右边是窗口一名年轻的女同志,左边暂时空缺,付大伟正准备坐下,杨定用手臂挡了挡,“付哥,不好意思,这位子有人了。”又对杜佳妮说道:“杜股长,我旁边还有个位子,专门给你留的。”

  付大伟心里暗骂着,这个冒失鬼,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不想杜佳妮没有一点儿排斥,笑了笑说道,“好啊,我挨着股里的帅哥坐,呵呵。”

  杜佳妮坐下的一刹那,杨定心里满足感俱增,左边坐着成熟少妇杜佳妮,右边坐着青春靓女,自己左拥右抱好不风光。

  付大伟看杨定越来越不顺眼,一个办公室里的雏仔,居然隐隐有骑到自己头上的苗头,付大伟敬酒跳过了杨定,杨定也不示弱,和谁喝也不和你喝,不给自己面子,自己也不用理你。

  杨定把苹果汁端到杜佳妮面前,在付大伟看来就是拍马屁的行为,而杜佳妮只是淡淡一笑,起了身子说道,“你们先喝着,我上个厕所。”

  杜佳妮从厕所里出来,在水池里洗着手,突然感觉到腰部被人揽住,惊慌一看,此人正是杨定!

  杜佳妮挪开了杨定的手,一脸严肃的讲道,“杨定,你干什么。”

  杨定笑兮兮的站在跟前,刚才的感觉太美妙了,记得上大学那会儿,和邹海燕相处两年时间,居然连手也没牵过,这个恋爱谈得真委屈,算了,不去想她了,眼前的杜佳妮虽然比邹海燕年长一些,但哪里不比邹海燕强。

  杨定闭上眼睛闻了闻四周的清香,笑着说道,“杜姐,你身上的香水非常不错,我真的忍不住想搂搂你。”

  杜佳妮的表情明显生气了,虽然近来对杨定的态度改变了不少,但除了前夫和张天河,并没有人碰过她。

  “杨定,我是你的领导,你放尊重一点儿。”

  杜佳妮生气的样子少了几分风骚,更像是一个端庄的熟女,杨定点了点头,“OK,我不乱摸行了吧,杜姐,商量个事儿,咱们边走边聊。”

  杨定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他要比别人过得好,除了等待机遇的来临,还得主动找上机遇。

  杜佳妮没想到杨定也是有野心的家伙,才到单位多久呀,居然想任职了,不过杜佳妮并未拒绝,答应杨定,在张天河耳边吹吹风,至于结果如何不是她可以控制的。

  杜佳妮注意到杨定眉宇间透露的邪气,这个男人不是个安于现状之人。

  第二天,杨定快速弄好一份公司商业房产变更的初审,杜佳妮经验老道,简单一看便找到了问题,“杨定,你看看你的初审,你在帮泰湖公司逃税吧。”

  杨定小声说道,“杜股长,昨天谭局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里,泰湖公司的领导也在,是谭局亲自交待我按这种方式来办的,你可不能怨我。”

  杜佳妮敲了敲桌面,看着杨定说道,“谭局叫你这样办,你有问过我吗,你知不知道这个审批过程中签字的人只有我和你,要是以后查到,你认为谭局会承认是他安排的吗,你有证据吗。”

  杜佳妮的话深深给杨定上了一课,妈的,谭亮敢让老子当替死鬼,以前杨定做些打杂的活儿根据接触不到这些层面的问题,领导怎么会陷害自己的下属。

  杜佳妮知道杨定的身份,他没一点儿资格向谭亮叫板,这事情还得自己出面,“行了,这事儿你先别管了,我现在找谭局去。”

  杜佳妮来到谭亮的办公室,说道,“谭局,我没义务帮别人造假偷税,而且我已经知道了这事情,泰湖公司就必须按正常程序来走。”

  “你……,我现在还是不是你领导,杜股长,请你摆正自己的位置。”谭亮没想到杜佳妮这么不给面子,怎么说自己也是分管产权股的副局长,她仗着有张天河撑腰就不听招呼了。

  杜佳妮二话没说便离开了,资料袋也没带走。

  杨定不停的总结着自己的问题,有时候看问题太表面化,得多想多问,考虑周道才能开始下手干,不过副股长的职务他已经等不及了,终于走进了张天河的办公室。

  关上门以后,杨定开门见山的说道,“张局,产权股现在没有副股长,我看是时候配一个,我毛遂自荐一下,你可得考虑考虑啊。”

  张天河用笔敲了敲桌子,“杨定,你的事情现在还不急,再等一年,明年我准备搞个局内部的人事调整,到时一定留个副股长的位置给你。”

  杨定一听,张天河是什么意思,逗自己玩儿吗。

  杨定威胁起来,“张局,你看着办吧,我这个人有时候爱多嘴,万一不小心说了什么,请你别介意。”

  杨定转身离开,以为张天河一定会回心转意叫住自己,岂料张天河大声讲着,“杨定,你如果四处乱讲我就告你诽谤诬陷!把你从房管局开除!从现在开始,你回家休息一个月,好好儿想一想再来上班。”

  原来杨定以为,发现了领导的秘密应该受到领导的照顾,现在看来完全错了,知道了领导的秘密,无疑在领导心里成了一个死对头,表面对你客客气气,实际想把你扒皮吃肉。

  杨定在家里呆了几天,分析自己这一年的工作,自己对业务太不熟悉了,要想在单位里立足,要想让领导重视,自己必须下番苦功夫。

  咦,怎么有敲门声,无精打采的开了门,杨定眼前一亮,一个少妇和一个年轻女人,少妇雍容华贵,高雅风韵,年轻女人貌美如花,但从脸色上看去,像是大病初愈。

  少妇开门见山道明了由来。

  少妇叫祈子君,年轻女人是她的女儿,叫汪紫涵。

  一个多月前房管局组织献血,杨定毫不犹豫的供献了自己的鲜血,而且是主动献出了600毫升,导致后来身体不适仍然坚持工作。

  汪紫涵得到了杨定的血液以后,手术非常成功,在休养了一个月的时候后,总算可以出院疗养。

  因为那次献血是单位组织的,祈子君很容易查到了杨定的身份,经过打听,带上女儿登门拜谢,救命之恩如果也能忘,那还是人吗。

  听闻杨定是孤儿院里长大,一个人奋斗至今,祈子君暗暗有些同情起他来,现在这样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坚强、自信、诚实。

  祈子君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祈子君说道,“杨定,要是你不嫌弃,祈阿姨就当你的干妈,紫涵做你的妹妹,紫涵从小便不喜欢和男生接触,不过你不同,以后可以多教教她。”

  就这样,杨定多了一个干妈和干妹妹,吃饭谈话都很愉快,在家里郁闷了几天的杨定心情也大有转变,好人有好报,这个社会其实也很简单。

  祈子君开着一辆奥迪车和汪紫涵向登河市区驶去。

  “紫涵,下个月身子好些了,还是去学校里上学,需不需要找你们学校领导谈一谈,给你留一级,要不课程跟不上。”

  汪紫涵在锦州大学念大三,锦州市是汴江省的省会城市,而这所大学在全省也是排名第一的。

  汪紫涵摇了摇头,校园里的生活她并不喜欢,“妈,不用了,大学里能学到什么呀,我又不搞科研,我还是想本科毕业就参加工作。”

  祈子君说道,“好吧,下个月去了学校,还是经常看看你爸,让他别太操劳。”

  汪紫涵撅了撅嘴,“他哪有空接见我呀,我在锦州市呆了两年多,他就主动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每次想看看他,他都不在市里,全省各地到处跑,还是怀念以前爸在登河市工作的日子,虽然挺忙的,但至少可以经常回家。”

  汪紫涵看着窗外,不知不觉又想起了杨定的样子,还是头一次对一个男人这么在乎,汪紫涵也不明白是因为杨定的救命之恩,还是两人血液纠缠在一起引来对他的好感。

  汪紫涵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讲道,“妈,你不是说杨定哥哥是丰台县的公务员吗,那你可得帮帮他,一个人无依无靠的,虽然我没工作,但你和爸整天在想什么我也能猜到一些,在官场上混我知道很难,没点儿关系怎么出头呀。”

  祈子君笑了笑,原来女儿也知道官场的复杂,“紫涵,不用你讲妈也会帮杨定的,现在他可是我干儿子,谁欺负他就是欺负咱们汪家,我会找机会和丰台县的领导打声招呼。”

  善良的人不一定只有吃亏,在杨定不知不觉中,他的命运已经开始了转变。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