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山的博客

珍惜友情!经常交流 永远相伴!愿我们的空间友谊地久天长!

 
 
 

日志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2017-04-19 07:11:42|  分类: 历史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0年11月25日上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所在地大榆洞被美军炸成一片火海,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壮烈牺牲。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美军精心策划的一场谋杀,在此之前,还发生了另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1950年11月25日上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所在地大榆洞被美军炸成一片火海,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壮烈牺牲。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美军精心策划的一场谋杀,在此之前,还发生了另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


麦克阿瑟的阴谋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不久,侵朝“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情报机构即侦悉了我志愿军司令部总部的驻地大榆洞,并获悉毛泽东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就在彭德怀司令员 手下当参谋。于是,他们很快拟定了一个“绑架毛岸英、消灭彭德怀”的阴谋计划。美军司令麦克阿瑟声称,绑架毛岸英是政治的需要,而消灭彭德怀则是战略上的 需要。

麦克阿瑟的上述阴谋尽管是在绝密状态下策划的,但其上下左右之间来来往往的一些密电,还是被苏联军方先进的侦察机器截收并破译,苏联军方从所破译的密电中 得知,美军近期要派飞机轰炸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事关重大,时间紧迫,苏联方面于1950年10月23日向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拍去一封密码电 报,通报了上述情报,并提醒中国方面提高警惕,做好防备。

毛泽东阅罢苏方电报,吩咐道:“立刻给彭德怀发电报,要他转移司令部!敌情变化无常,要防患于未然!”聂荣臻马上安排人给彭德怀拍了电报。

毛泽东对此事还有些放心不下,于第二天下午又亲自拟写了一封电报,嘱咐用“AAAA”加急形式发了出去,电告彭德怀近日将有敌机轰炸,要他将志愿军总部迅 速转移,不得有误。彭总接连收到聂荣臻和毛泽东拍来的两封加急电报,但他并没有将志愿军总部转移,不幸的事就发生了。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毛岸英险遭绑架


就在毛泽东给彭德怀拍发电报的当天午饭后,麦克阿瑟毫不迟疑地吩咐部下给突击队的莱特森上尉发报,要他马上采取地面突击行动。同日傍晚,全副武装的毛岸英 从志愿军总部作战室附近的宿舍走出来,由彭总的警卫小李陪同,迎着刺骨的寒风,到南山上的各个哨位巡查,最后来到警卫班班长张国祥的哨位。哨位设在一个靠 近山沟的坑道,张国祥正警惕地在坑道放哨。

毛岸英站在坑道前沿四周观察了一下,然后指着远处黑黝黝的山沟说:“进去看看。”他们三人顺着山沟往里走了一段后,从乱石堆后面突然蹿出七八名美军突击队员和几名化装成朝鲜老百姓的南朝鲜特工,为首的正是美军突击队上尉军官莱特森。他们在此已经潜伏多时。

莱特森用手电照着毛岸英,又与手中的照片对照,禁不住得意地笑了,他下令手下一名美军中士留下来同三名南朝鲜特工一起看押毛岸英等三人,自己则带领其他突 击队员直奔志愿军总部去袭击彭德怀。危急关头,张国祥突然一下子蹿到毛岸英身前,两手抓住棉袄前襟用力一扯,露出胸前一排苏制手雷。他一边回头喊道:“岸 英、小李快跑!”一边冲到敌人面前拉响了手雷。随着一声巨响,4个敌人全部倒在了沟里,张国祥壮烈牺牲。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毛岸英和小李顾不上掩埋自己的战友,他们牵挂着志愿军总部和彭总的安全,便提枪向大榆洞方向跑去。不一会儿,从大榆洞方向传来激烈的枪声,他们估计敌人已 开始袭击志愿军总部,便加快了脚步。深夜11点20分,当他们走到距志愿军总部还有5公里的一片小树林时,又与从大榆洞败退下来的那股美军突击队员遭遇 了。毛岸英且战且退,突听敌人高声喊道:“共军听着,你的同伴已被我们抓住了!”喊声未落,只见莱特森一边用手电照着小李,一边用枪指着小李。

毛岸英持枪与冲上来的美军突击队员对峙着,突然,只听小李大声喊道:“岸英,别管我!”随即用双手紧抓住莱特森的枪管。这时,莱特森扣动了扳机,随着一声 沉闷的枪响,小李瘫倒在地上。毛岸英突然撞开眼前的一名美军士兵,冲到莱特森面前,将枪口对准其胸膛,一口气将枪中的子弹打光,莱特森顿时栽倒在地。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剩下的两名美军士兵刚想向毛岸英开枪,只听树林外传来一阵呐喊声,原来是一群志愿军战士前来接应,吓得他们只得仓皇地抱头鼠窜,被志愿军战士 追上生擒活捉。战友们将身负重伤的小李送到野战医院抢救,毛岸英只是受了点儿擦伤,有惊无险,安然无恙。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躲过一场劫难的毛岸英,他的 生命却进入了倒计时……


毛岸英葬身火海

麦克阿瑟得知自己精心策划的“绑架毛岸英、消灭彭德怀”的计划出师不利,不仅没有抓到毛岸英和干掉彭德怀,而且还损失了数名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员,包括精明 强干的莱特森上尉,这使他十分恼火,急令空军执行第二步行动计划:派轰炸机向志愿军总部投掷大量凝固汽油弹,把大榆洞炸成一片火海,让彭德怀和毛岸英葬身 其中!

1950年11月25日下午两三点钟,天气阴沉,寒风凛冽,突然,从大榆洞上空的浓云中钻出3架敌机,刺耳的怪叫声伴随着炸弹爆炸声和机枪的扫射声,敌机 穿梭般轮番向大榆洞俯冲、轰炸、扫射,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在大洞外临时办公的一座房子爆炸起火。毛岸英和高瑞欣当时正在爆炸起火的房子里办公。彭德怀下令 快救人,但不幸被无情的现实所证实:毛岸英和高瑞欣的尸体被战士们从火堆中扒拉出来,浑身上下都被火烧焦了,以至于辨不清原来的模样。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彭德怀心情沉重地来到烈士的遗体前,眼含热泪凝视着两具惨不忍睹的遗体,他特别关注地端详了片刻那位身材颀长的烈士,神情异常严峻而悲伤……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领袖痛失爱子


当天晚上,彭德怀满怀痛悔和歉疚的心情,亲自拟稿向中央军委拍发了一封电报,报告了这个不幸的消息。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不敢直接将这封电报呈送给毛泽东,他来到西花厅,颤抖着双手将这封电报交给周总理,并嗫嚅地说:“这是彭总发来的……岸英他……”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周恩来接过电报,只看了一眼便两手发颤,目光发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思来想去,周对叶子龙说:“你到新六所去,先让江青同志看一下电报,听她怎么 说。”江青看罢电报,也被惊得靠在楼道的墙壁上。犹豫了片刻,江青拿定主意说:“你们先别去见主席,过一会儿等李敏、李讷来了,咱们再找机会。”等了一会 儿,李敏和李讷一同来到毛泽东的住处,同她们的爸爸说了一会儿话,逗得毛泽东很开心。江青叫来叶子龙和李银桥,大家一块儿吃了顿团圆饭。这时,江青示意叶 子龙靠近毛泽东。叶子龙壮着胆子,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轻声对毛泽东说:“主席,朝鲜战场打了两次战役后,美帝国主义进行报复,派飞机用凝固汽油弹炸了志 愿军总部……”

毛泽东一听,生气地说了声:“这个彭德怀!我拍了电报让他转移的嘛!怎么,彭德怀同志还安全吗?”“彭老总来了电报,他很好。”叶子龙说。“那么,岸英呢?总部的同志们呢?”毛泽东追问道。“这次有牺牲,总部的作战室被炸……岸英他……”叶子龙说不下去了。

毛泽东手中的烟头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此刻,毛心里早已明白,长子岸英已经不在人世了……

毛泽东伸出左手去拿茶几上的香烟,动了两次竟没抽出一支烟来,李银桥赶忙上前为毛泽东抽出一支烟,又划了根火柴,但毛泽东却又丢下香烟,转脸失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


真实内幕:毛岸英之死与警卫枪击彭德怀真相

董安澜老人曾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文化教员。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当时是司令部参谋,所以董安澜和彭德怀司令员及毛岸英很熟。在朝鲜战场上,他亲眼目睹了毛岸英之死和警卫“枪击”彭德怀的惊险一幕。


老人的回忆录中比较望正详细的讲诉的真实始末:1950年11月下旬,我在志愿军司令部警卫团五连担任文化教员。那天下午2时许,我正在“营房”———一 个废弃的矿洞里教一排战士们唱歌。突然,“叭叭叭”,洞外传来三声枪响,这是空袭警报的信号。接着,司令部大洞口哨位打来电话:“敌机三架,袭击我大田部 (志愿军司令部的代号)机关驻地!”

此时,指导员邵发亮从洞外冲进来,急匆匆地说:“司令部作战处办公的地方被炸起火!一排长,立即派一个班上去,把文件抢出来!”一排刘排长紧跟着命令:

“一班!跟我上!” 这时,我在一旁向指导员要求:“请让我代替刘排长上去吧!刘排长患有严重的胃病,他留下来掌握全排,便于处理再出现的新情况。”

指导员采纳了我的意见。我随即带郭班长和11名战士冲出洞口。天空,寒风凛冽。三架敌机在空中发出震耳欲聋的怪叫,穿梭般地俯冲、轰炸、扫射。离司 令部不远的一座房子被炸塌起火了。那是作战处在洞外临时办公的地方,只见房顶上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火势异常炽烈。我和战士们奋不顾身地冲向起火方向,一 次次冲进房去,抢出一堆堆文件、地图。哨所小小的掩体部很快被文件堆满了。我正琢磨着文件堆不下怎么办时,指导员跑来说:“董教员,情况有变!不要再抢文 件了,房子里还有两位同志呢,得迅速把他们找到救出来!”

听到情况有变,我正要冲入火海,指导员又补充一句:“告诉同志们,救人!救人第一!这是101首长(101是当时彭德怀司令员的代号)的指示。”

我当时脑子里一闪:没撤出来的同志是谁,竟引起彭司令员的关注?这事非同一般啊!


不管是谁,抢救战友,义不容辞!我转身扑向火海时,迎面跑来郭班长。我又向郭班长大声喊:“房子里有人没撤出来,指导员让咱们先救人!这是101首长的指示,快!”

郭班长听罢,当即把手中的一沓文件塞到我怀里,转身冲进火海。我抱着文件,把视线转向远处司令部的大洞口。彭司令员站在最前面,看上去他神情有些沉重而焦急,看来,情况一定很严重。

“抢救,设法抢救!”

人人心急如焚,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寻找着。该死的敌机,依然在头顶怪叫,依然在轮番轰炸。


骤然之间,“轰隆隆”一声巨响,这栋房子的一面墙被掀倒了,火、烟、灰尘弥漫了整座房子。

“同志们,快,到火堆里去扒!”指导员又出现在大家身边,指挥着:“动作要快,死活也得把人找到!必须找到!”


没有时间找工具,大家就赤手空拳顶着火舌扑了上去。眉毛燃着了,睫毛烧光了,身上的衣服也起火了!

“这里有人!”火海中有人喊了一声。

我和郭班长循声扑过去,只见一位同志倒在墙角下,全身是火。大家一边扑打他身上的火,一边往外拖。

“这里还有一位!”又是一声呼喊。一位战友正在火堆中边拉边扒。我透过烟雾已经看清楚了,这位伤员被一根带火的房木死死地压在下面。他的身上已经烧焦了, 脸烧煳了,完全看不清楚模样。但大伙儿终于还是把他拖了出来。郭班长立即背起带火的伤员,我和其他战士在一旁搀扶着冲出火海,向大洞口跑去。

卫生队的同志赶来了。大家把伤员平放在地上。彭司令员跨上前来,俯下身察看着伤员。大家发现,彭司令员紧锁双眉,强忍着悲痛。他急忙催促军医:“怎么样?伤势?”

军医忍住眼泪,对彭司令员摇摇头。


“101,都已经……”“抢救!设法抢救!”彭总命令着。

军医再次俯下身进行检查,然后无可奈何地对彭司令员说:“呼吸、呼吸早已停止了,救不过来了!”

彭司令员凝视着地上两位烈士的遗体,特别是他注视着那一位身体较长的烈士遗体显得神情异常严峻。

接着,彭司令员向大家说:“警卫团的同志们辛苦了,大家回去吧!”说罢,挥挥手,转向大洞口,脚步沉沉地走去。彭德怀指示烈士的遗体就地掩埋,回到洞里, 躺在地铺上,大家一个个都心事重重。我望着矿石灯幽蓝的亮光,久久沉思着。我正想问郭班长,郭班长却先开口了:“董教员,我有点想法……”郭班长凑到我耳 边轻声问:“你说,牺牲的同志会是谁呢?” “是谁?”我喃喃着。不一会儿,刘排长进来了,朝大家喊:“各班往这边凑凑,开个紧急会。” 全排集中好以后,由团政治处主任钱正平讲话。他开门见山地说:“向大家讲一件不幸的事。 今天下午,敌机轰炸了司令部作战处,我们失去了两名战友。我们为抢救战友,奋不顾身,不少同志都被烧伤了。大家是勇敢的,是尽了最大努力的。101首长指 示团长,让他代表自己向同志们表示感谢。他还让团里向大家讲明白,你们抢救的两位同志,一位是作战处的高参谋;另一位是毛岸英参谋。毛参谋是咱们毛主席的 儿子。”

"毛参谋是毛主席的儿子?毛主席让自己的儿子到第一线和我们平肩战斗打击美国人..................."我们每个知道毛参谋是主席儿子的时候更增加了对美国鬼子的仇恨,毛主席都能把自己儿子送到战场上浴血杀敌,我们还有什么不能.

钱主任最后说:“101首长指示,烈士的遗体就地掩埋。这个任务仍然交给你们一排来完成。明天一早,找个好地点,挖深些,埋好些!” 第二天,我和郭班长早早起床,爬上司令部大洞的后山,选了一片幽静的地点,汗水淋淋地挖了两个深坑。晚饭后,一排一班参加抢救的战士,来到大洞口的山脚 下。那里停放着两具棺木,两位烈士的遗体已装殓完毕。正当大伙儿拴抬杠结绳扣准备出发时,敌机在天空投下了一串照明弹,把这一带照得如同白昼。凭借亮光, 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彭德怀司令员。我走上前向101敬礼。101握着我的手说:“同志们辛苦了!”


“101首长,您还有什么指示?”我问。


“你们团首长都向你们讲清楚了?”

我点点头:“讲清楚了。” 101语重心长地说:“掩埋好以后,一定要做好标记。毛岸英同志的牺牲,我要向主席交代,要向全国人民交代啊!” 我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会把烈士掩埋好的。” 彭总挥了一下手,用悲怆的目光示意可以出发了。 我们班12名战士,分抬着两具棺木走向山坡。我不时地回头看看。借着照明弹的亮光,我看见彭总正朝着战士们张望,向着远去的棺木凝望。披在他身上的大衣在 寒风中晃动,不住地晃动…… 1951年夏季,随着中朝人民军队的英勇奋战,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也从君子里驻地向前推进,到达了珲仓———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三个驻地。 党中央为了密切与朝鲜战场的联系,专门派了一支精锐的通信小分队,配属在志愿军司令部,当时其代号为“八中队”。“八中队”就驻防在离彭德怀司令员指挥部 不远的一个矿洞里。彭德怀在日夜繁忙的指挥工作中,经常深夜到“八中队”,亲自用特设的电台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和请示工作。 志愿军司令部的力量在加强,它的警卫部队也在充实。这时,祖国派来了一批又一批新战士补充到前方来了。我所在的五连也同时接纳了一批新战友。他们生龙活 虎、朝气蓬勃,只是在执行重要的警戒任务时,没有经验。 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天空漆黑一片,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在电闪雷鸣的瞬间,哨兵才能发现前方摇曳的树影。在距司令部不远的一个山冈上,设有我五连 的一个哨位。接近子夜的时候,新战士小金在老兵李双柱的带领下按规定接了上一班岗,监视着一条通向“八中队”的山间小径。李双柱虽说是位老兵,可他刚刚从 后方休养归队不久,对这里的情况并不熟悉。小金是从祖国吉林省刚刚参军的小战士,虎头虎脑,虽说热情蛮高,可是站岗放哨、执行任务经验却不足。在这墨黑之 夜,加之风雨交加,他俩在高度警惕之中多少也有些紧张。

过了一会儿,小金突然发现前方有一道亮光在闪烁。“是雷电的亮光,还是……”小金看清楚了,是手电筒的光点。在司令部前沿,黑夜里打手电是防空条例所不允 许的。小金立即向带班的老李打了招呼。他们密切地注视着这远处时隐时现的手电筒的闪光。手电筒光柱,时而一个,时而两个、三个,摇摇晃晃,亮亮灭灭。从方 位上判断,显然是朝着司令部的大洞口缓缓地移动着。

按照当时防空条例规定,老李举枪向手电筒光亮的上空“叭”地鸣了一枪,这是要求对方迅速熄灭手电光,停止前进,接受检查。

可能是由于气候恶劣,风吼雷鸣,对方没有察觉,手电筒的光柱也没有熄灭,而且越来越向哨位方向接近。小金有些沉不住气了,“叭”地又鸣了一枪。对方仍无反 应,继续向哨位靠近。老李觉得情况有些异常,示意小金向一旁散开,两人拉开一段距离,做好万一发生突发情况的应变准备。


当他们隐蔽之后,老李又一边向手电光方向鸣枪示警,一边提高嗓门喊话:“喂,关上手电!”

风声,雨声,电闪雷鸣。再次鸣枪也没能使对方有所反应。手电筒的光柱,摇摇曳曳,时隐时现……

为了告急,老李向我一排哨所方向上空“叭叭叭”连发三枪,这是向哨所报告有异常情况的信号。而那手电筒的光柱依然在无声无息地向前移动。光亮渐近渐强。从 两三道光柱交叉时的瞬间,已经可以看到几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几乎在同时,老李和小金在头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敌特凭借着恶劣天气,向我志愿军司令部进 行接近侦察或进行恐怖破坏活动呢?然而我方连连鸣枪,哨位目标已经暴露,对方也没熄灭手电呀!……岗哨上,一老一新两位战士正在揣测着,难以作出明确的判 断。在这片刻的迟疑之际,对方的光柱竟向岗哨方向直射而来。

小金高声呼喊:“站住!”“……”对方仍在默默靠近。

“听到没有?停止前进!开枪啦!”

对方依然没有回应。手电光闪烁着扫向哨位。


小金被激怒了,他大吼一声“站住”后忍不住扣动了扳机,向手电光的方向开了一枪。手电筒熄灭了。但只是一刹那工夫,突然三四道光柱向小金隐藏的位置射过 来。这个虎头虎脑的新战士再也控制不住了,“叭叭!”他向对方连着射了两枪。手电光顿时熄灭。风雨声中,小金和老李听到愤怒的喊声:“打什么枪!向谁开 枪?娘……”显然,对方要开口骂娘了。

我和一班郭班长,听到哨位报警的枪声,迅速赶到了哨位现场。

在雨幕中,我看到哨位上围着几个人。走近一看,中间站着的竟是101首长———彭德怀司令员!他穿着雨衣,漠然站于雨中。小金和老李迎面站立,一言不发。

“怎么搞的?”郭班长见状,厉声责备老李。

“我们,我们是在报警!”


“你们这是报的啥警?向首长开枪,是什么警卫啊?”站在司令员前面的一名保卫队员,插嘴喊,“向首长连开三枪,这是什么性质?”


小金有些不服,嘟哝着:“你们为什么打手电?为什么不听哨兵的制止?”

我当时无语。但我感到问题确实严重,这是明摆着的警卫事故啊!101首长从“八中队”返回来时,竟发生了此等严重问题,我们的哨兵竟开枪打自己的首长!此责任说多大就有多大!

“秦干事,我们一定迅速把问题查清楚!快请101回司令部吧!”我带着内疚的心情说。

这时,彭司令员跨前一步,用湿淋淋的手掌拍一下我湿淋淋的肩膀,用缓和的语气说:“我看问题没那么严重。就是不该开手电嘛!在阵地、哨所,夜间不准随意开 手电,这是防空条例所规定的。我看问题在于打手电。”彭司令员说着转向秦干事:“我看,问题不在警卫战士身上。”接着,彭司令员走上去伸手为小金抹去脸 上、脖子上的雨水,风趣地说:“小老虎啊!我的警卫战士都应当是小老虎,不做小绵羊!对吧?”小金这才抬起头来,愧疚地说:“首长,请原谅。我太虎气了 啊!”

彭司令员用拳头轻轻捶了一下小金的前胸:“虎气生威,好得很,好得很嘛!”

彭司令员风趣随意的语言,使大家紧张不安的心情缓和了许多。


彭司令员又说:“我没被打着,大家也好好的嘛。算啦,你们站你们的岗,我们回我们的洞子(指司令部,因为司令部设在矿洞里)。”他已走出几步,又回转身对 秦干事说:“老秦同志,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要实事求是,责任不在他们俩身上,我的警卫员开手电是不对嘛,怨我制止不力啊!”

彭司令员说罢,消失在雨中,四名保卫队员紧紧跟上。

回到哨所,我迅速将此事向连长作了报告。

毕连长是一位老连长,沉默寡言,遇事稳重。他听完报告后说:“雨夜情况复杂,让战士们提高警惕,此事我会马上向团部报告的。“

两小时后,岗哨换班了。郭班长带着从岗哨换下来的战士,并没有直接回洞子休息,而是聚集在哨所,相对无言。我向大家传达了毕连长的话,大家仍不散去。不一会儿,电话铃响了……话筒里传出毕连长的声音:“让大家略等一会儿,我和指导员马上就到。”

不到十分钟,毕连长、指导员冒着大雨,气喘吁吁地走进来。


指导员邵发亮讲道:“岗上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刚才袁团长打来了电话,传达了101首长的指示。101讲,这次事件是由于保卫队员打手电引起的,责任不 在警卫战士。他怕咱们为这件事背包袱,睡不着觉,影响身体,所以要求干部连夜把他的话告诉战士,好让战士下岗后回洞子睡个安稳觉。至于咱们连要不要总结经 验教训,以后开战评会再说。散会,回去睡大觉!”

我留神观察,郭班长、老李、小金以及其他几位同志看上去,神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毛岸英牺牲死亡背后的惊天阴谋 - 龙叔 - 龙山的博客


近日 毛岸英烈士铜像在韶山揭幕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